欢迎来到 - 三笑文章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qq日志 > 个性日志 >

只有自组织才是真正的组织能力(上)

时间:2020-03-07 16:57 点击:
拙著《中国人为什么组织不起来》2006年出版之后,有很多望题生义的人反驳我:中国政府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能力,几乎举世无匹,奥运会之后是世博会、世博会之后是园

  拙著《中国人为什么组织不起来》2006年出版之后,有很多“望题生义”的人反驳我:

  中国政府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能力,几乎举世无匹,奥运会之后是世博会、世博会之后是园博会……一时间,各种正式的、非正式的、纯粹骗饭吃的国际组织,都非常乐于到中国来开会,中国几乎成为了国际会议专业户了;

  除了政府的超强组织能力之外,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能力吸引了不少眼球,高铁、机场、高速公路,四通八达,各种超大型建筑拔地而起,在全世界树立了中国“基建狂魔”戏剧性的形象,与此相关,高铁、电站、桥梁等行业的国有建设工程公司,在世界各地大兴土木,也得到了很多人关注;

  还有嫦娥登月、航母下水之类的,当年“厉害了,我的国”系列宣传中,小粉红们津津乐道的例子。

  总之,你当年嚷嚷的“中国人组织不起来”之类,是老黄历了,过时了。

  庚子肺炎以一种最惨烈的方式,撕破了我们拥有多强大的组织能力的假相。

  开始的时候,为了维护欢乐祥和的过年气氛,讳疾忌医,封锁消息,导致疫情迅速恶化;接着突然封城,民众陷入恐慌,病患急剧增多,医护人员和医疗物质跟不上,对医疗系统的形成挤兑,造成数不清的人间悲剧;到了复工阶段,全国一刀切,官员们为了紧跟中央政策,一会宁左勿右,一会宁右勿左,这种“运动式防疫”造成的各种损失,难于计算。

  中国人的组织能力到哪里去了?

  国难当前,心焦如焚。与其对天长叹,徒呼负负,不如回过头来做好自己的工作。

  组织学是我的童子功,当年在欧洲工商管理学院攻读组织行为学博士,浩如烟海的各种相关文献,也算是入了点门道;这些年我做领教工坊,致力于提高中国企业的组织能力,也积累了一点比较接地气的实践知识,很多土洋博士、真假外宾的迂阔甚至近于愚蠢的空论,应该还是有可能避免。

  努力把一些组织学最重要的道理讲出来、讲清楚,让大家少一点迷思,少走一点弯路,也是我的职责所在。

  希望不仅能够帮助企业家建设组织能力,同时也能帮助大家在认识、分析和处理公共领域的一些复杂问题时,提供一些思维的框架。

  自组织的三个条件

  其实,只有自组织才是真正的组织能力,中国人津津乐道的那些体现中国人组织能力的案例,很多不仅不是自组织,而且往往是自组织的反面:“被组织”。

  集中营很有组织,是被组织;监狱很有组织,是被组织;为满族人打仗的“汉八旗”很有组织,是被组织。看起来同样体现为组织能力,其实背后的逻辑完全是两回事,其差别之大,几乎是两种物种、两个平行空间。

  中国人如何才能学会自组织、把自己组织起来的问题,一点都没有过时。

  什么是自组织能力,大多数中国人其实一点概念都没有。我在《中国人为什么组织不起来》的中国企业组织能力模型(参见该书第三章)把组织能力分为:

  1、靠私人关系的“原始组织”;

  2、靠军事化运作的“初级组织”;

  3、靠共同价值观的“智慧型组织”。

  简单说,原始组织企业其实就是“无组织”,初级组织很大程度上其实就是“被组织”,而智慧型组织才是“自组织”。

  原始组织和初级组织都依赖于老大的个体智商,智慧型组织是唯一可以让组织内的个体智商叠加,让集体智商大于个体智商的组织形式。

  什么是自组织?自组织是组织成员自发、自动、自主地为实现组织目标努力工作的一种组织形态。

  自组织的形成有三个条件:

  第一个条件。组织成员拥有基于普遍主义原则的(universalism principles)、出于自愿选择的(voluntary)、发自内心信奉的(sincere)的共同价值观;

  第二个条件。组织在这个价值观基础上建立了共同的行为规则,这些行为规则的基础是可观测(observable)、可验证(verifiable)、可测量(measurable)的行为。

  第三个条件。组织对违反行为规则的组织成员有令人信服的(credible)、可强力执行(enforceable)、有重大后果(consequential)的规制方式。

  三个大条件,每个大条件中又有三个小条件,一共九个条件。在实践中,这九个条件,缺一不可,每一个都很难,而且一个比一个难。

  有自组织能力的企业具有浓郁的企业文化,对内有凝聚力,对外有适应力,个体勇于承担责任,主动应对变化;部门之间沟通顺畅无碍,善于开展合作,“胜则举杯相庆,败则拼死相救”;高层不骄不躁,谦虚谨慎地听取各方面意见,综合平衡,运筹帷幄,最大程度实现整体目标。

  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但幸福的家庭都是类似的。

  优秀企业的企业文化,本质上都是自组织在起作用,虽然不同时期、不同的人给这种文化取的名字不同:以人为本的文化、参与式文化、平台式文化、扁平式组织、合弄制等等,不一而足。

  看起来同样是“有文化”的企业,实战能力还是不一样的。

  有的企业在企业文化之外,同时还有有完善的制度、流程、体系,两者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软的文化和硬的制度结合得很好,企业的战斗力更强;

  有的企业的企业文化正式化(formalized)、编码化(codified)程度较低,甚至完全依赖于创始人的个人能力和个人魅力,抗风险能力更弱,容易人亡政息,甚至因为创始人自负、年龄变大而判断力降低,导致企业出现系统性风险。

  自组织能力不是神奇的东西,很多动物都有这种能力。

  生物学家、物理学家和人工智能专家研究动物界的自组织行为,所谓的 swarm behavior (群集行为),已经有很长的历史。

  单个动物的智商很低,鸟群、鱼群、虫群作为一个整体,却可以做出几乎类似人类的杂技一般的令人震撼的大规模表演性行为,但仔细研究,它们每个个体的行为规则非常简单:

  1、移动方向与相邻的个体相同;

  2、靠近相邻的个体;

  3、不与相邻的个体相撞。

  与人类建立在价值观基础上的行为规则不同,动物的行为规则直接在基因层面设定,没有个体思考能力、个体主观能动性的干扰,整个集体的运转,反而更好。

  人类如何向动物学习,更好地实现自组织?

  逻辑上,只能是在人的价值观和行为规则上下手。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